金剛不了情(part2)

翌日,屋主騎著摩托車上班後,阿爾法便偷溜出車庫,往公園而去。一路上經過一些產業道路,看到即將枯死的花花草草,阿爾法便細心的鏟土掘石,放在後座的置腳處。約莫30分鐘後,阿爾法又到了這個人煙稀少的公園,才放心的解除跑車型態,變成人型。


"耶……阿爾法,今天有空來散散心嗎?"阿花開心的笑著,有如藍空中的白雲,飄逸舒服。

"是啊!今天,我特別帶來一些東西給妳。"話完,便從身上取出三四株即將枯死的花草,交予阿花的手上。

"這些花草是我在路上遇見的,看著可憐,便將它們連同土壤,一起帶過來。"阿爾法緩緩的說著……

阿花仔細的看著花草,不久就說:

"哎呀!這些花草好可憐,它們都是有生命的,卻落在沒人理會之處,但依舊艱辛的奮鬥著。你看它的根,是不是比起細心照料的花,更粗壯了一些?"阿花慢慢的剝除一點土壤,讓根露出。

阿爾法一看到花草的根,只覺得碩大異常,延展綿密。就如一張大網般,能把得來不易的水分,盡數捕住。他突然覺得,花草都能應環境而變,不斷的努力著。想起每次落敗,總是氣吁吁的怨天尤人,不深切的檢討自我。比起這艱苦環境的花草,遜色許多,突然講出一番道理出來。

"耶!真的,花草尚且如此,人就當更加勤奮了。就好比我家的花來講,一時三刻沒澆水、施肥,兩三天後就黃葉、凋零。一個禮拜後就萎靡不振,枯死殆黃。兩種不同環境的個體,想必是其中要素之一吧?"

阿爾法畢竟不敢說說自己的例子。

"嗯!我覺得你現在的想法很正面啊!跟你之前氣吁吁的樣子來比,我比較喜歡現在的樣子。"阿花聽了阿爾法的一番論述,不禁莞爾。

"喔,那時只是隻氣暈的機械狗,會到處亂咬!現在比較像智慧人!"阿爾法也趴了一聲笑

"所以,你的作業系統回來了?"

"哈哈哈!不會出現藍屏了。"

"那就好,登登聲很吵"阿花左右後照鏡擺了個倒八

"你聽得到?"

"當然囉!我們的作業系統都是一樣的,你的錯誤訊息一直丟過來,好吵……"

"哎呀!我還以為你這麼好心耶……原來只是怕吵!"阿爾法不禁鬥起嘴來

"哈……登登聲可不比呵呵聲好聽啊!我不喜歡登登聲!"

"那我現在就丟呵呵聲給妳!"

只見阿爾法調頻到阿花的廣播頻道,發出了一連串聲音……

"我說啊!阿花一朵花,笑成喇叭花;天天都開心,樂的笑哈哈!"

阿花聽到這突來的打油詩,不住的叭叭聲,就似大笑一般。一陣後,才突然又說:

"妳怎麼知道我喜歡喇叭花?"

"心有靈犀囉!"

"胡……說……!"阿花拖長語氣,又是細細的叭了一聲。

"好啦!這是因緣囉!"

"耶~不要在說嘴了啦!我們趕快把花草植在這裡吧!快枯了!" 

"嗯!"

阿花與阿爾法一起把花草植於公園裡向陽的緩坡上,並灑上些肥料,澆了些水。只見花草隨風搖曳,不住點頭稱謝,奇蹟般的回應兩人的舉動。

"好開心喔!平常我割草只是為了讓遊客在草地上玩耍,不至於影響草的性命。現在看到延續的生命,卻又比那份喜悅更高了。"

"是啊!若是看它個十天八天的,一定會有趣的多。"

"耶!對耶,你想要一起觀察嗎,阿爾法?"

"好啊!我們就一起看看花草在不同環境下的變化吧!"

(待續)

壞人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